甚至能够作用于内容的升级

公募基金的下一个二十年,将围绕着养老、科创、智能投资等展开,对此,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4月23日启幕,多位行业大咖齐聚共议未来,思辨如何更好的建设第三支柱养老金、夯实资...


  公募基金的下一个二十年,将围绕着养老、科创、智能投资等展开,对此,“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”4月23日启幕,多位行业大咖齐聚共议未来,思辨如何更好的建设第三支柱养老金、夯实资产管理、支持科技创新!【详情】

  2006年,谷歌斥资16.5亿美元的天价,收购了彼时还只是一家创业公司的YouTube,一度遭受到了颇多质疑。当时无法理解这笔交易的人肯定不会想到,这笔交易会成为今天电影产业大变局的开始——互联网视频的加入,搅动了全球电影产业的生态。

  不久之前,全球最大的流媒体平台Netflix宣布退出互联网协会,转头加入了美国电影协会,成为了一家名副其实的“影视公司”。作为“转型”后的首张成绩单,在随后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Netflix出品的《罗马》斩获了包括最佳导演在内的3项大奖,进一步向世人证明了其在电影出品上的能力。(点此阅读:围剿好莱坞)

  国内方面,以腾讯视频、爱奇艺、优酷(以下简称“优爱腾”)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在电影业务上同样“来势汹汹”,除了积极参与到影视作品的投资中外,还致力于推进电影版权购入和放映窗口期的缩短。

  如春节档热门影片《飞驰人生》和《新喜剧之王》,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上线了优爱腾,并开始实行单点付费模式。(点此阅读:《新喜剧之王》网络大卖 电影终将与网大走向一致? 猛侃专栏)而据知情人士透露《新喜剧之王》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的网络分账收入,就已经超过了其售卖网络版权费所取得的收入,这对片方来说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

  《新喜剧之王》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的网络分账收入,就已经超过了其售卖网络版权费所取得的收入

 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乐得见到这样的局面发生,互联网的“激进”,其实也大大刺激了院线和传统电影公司的敏感神经。在国内,此前几次有相关方试图缩短窗口期,都遭到了影院的抗议;而在美国,Netflix遭遇的抵制更是数不胜数,即便《罗马》在拿下了多类大家,还有很多人对其表示了不认可,斯皮尔伯格就曾公开表示,Netflix的电影“不应该获得奥斯卡提名”。

  影院和片方的抵制,抛开情怀和创作理念上的分歧外,核心原因还在于担心过短的窗口期和过多的纯网发行内容,会分散受众的注意力,进而影响到影院的生意——事实上,过去几年就在Netflix等流媒体突飞猛进的同时,北美电影市场年度总票房的增长却陷入了停滞。

 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。随着受众消费习惯的转变和观影需求的多样化,互联网不仅能填补差异化的市场,同时还有机会反哺传统影视产业升级。昨日,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就在北京国际电影节的“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——互联网的大电影时代”(以下简称“论坛”)中指出,互联网的出现不是在分食传统影视行业的蛋糕,而是把蛋糕最大,“大家争取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”。

  时间倒回到十几年前,视频网站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兴起并迎来快速发展,也拉开了电影与互联网融合碰撞的序幕。

  2004年11月,国内第一个专业视频网站乐视网成立,视频网站这一概念正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一部分;2005年,土豆网、56网等视频网站问世,将UGC的内容“发扬光大”;而在大洋彼岸,谷歌天价收购YouTube并将其发展壮大,则向全球市场证明了互联网视频的商业价值和潜力——有不少从业者认为,谷歌的这笔收购,决定了未来十几年里互联网视频产业的走向。

  种种内外部刺激的带动下,一时间,国内形形色色的视频网站遍地开花。时至今日,龚宇仍然能记得起当时的行业盛况:“2009年时我数了一下,在2004-2005年期间成立的视频网站,当时能找到的、还存在的,大概有接近200家。”

  而就在互联网视频行业风起云涌之时,国内电影市场刚刚迎来了院线制改革后的高速发展期,《英雄》以2.48亿元的票房成绩将中国带入了国产大片时代,随后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《集结号》和《非诚勿扰》等国产片也在不断刷新着票房纪录,同时“变形金刚”系列和《2012》等大片进入国内……上世纪末还死气沉沉的电影产业,短短几年就爆发了巨大的潜力。

  只不过,在当时院线电影和互联网还是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,除了被土豆网创始人王微称之为“工业废水”的UGC内容外,就只有大量盗版的内容。2010年爱奇艺创始之初,龚宇等创始人给这个新生平台的定位还是“让人们平等便捷地获取更多、更好的视频”。

  就在这时,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,BAT等巨头入局互联网视频,用户开始向在线视频平台转移。这种变化,让很多从业者和受众开始重新审视视频平台和电影间的关系。“有了平台的改变、播放介质的改变,有些人突发奇想,电影为什么要在电影院看?这才有了后来这一庞大的产业。”华谊兄弟创始人、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在上述论坛中说道。

  电影的播放渠道开始从电影院平移到了互联网上,早期,电影资源、尤其院线新片对平台用户具有强大的吸引力,一时间成为了视频平台流量和吸引用户的主力军。特别是当国产电影新片也加入到网播大军后,“想看《泰囧》无奈兜里没钱,只能等优酷了”、“什么时候可以在爱奇艺看《画皮2》”等声音经常出现在各贴吧和论坛。

  只是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太久,在被称为“网络自制剧元年”的2014年,优爱腾等网站纷纷开始布局网剧。其中《盗墓笔记》开启了视频网站的付费时代,该剧上线亿,并且作为国内首部采取会员差异化排播模式的剧集,为爱奇艺吸引到了大批付费会员。

  自那以后,剧集开始成为平台拉动新付费会员的主力军。据公开报道显示,在去年《延禧攻略》播出的Q3,爱奇艺会员数量达到8070万,单季度增长1350万。而《扶摇》《如懿传》和《沙海》播出的Q3,腾讯视频的会员也达到了8200万,单季度增加800万。

  相比于网剧强大的驱动力,电影在视频平台会员增长中扮演的角色逐渐弱了下来,除少数热门内容外,流量也远远不及剧综。龚宇透露:“视频平台中电影的流量,海外的电影占了一多半,并且这些海外电影绝大部分是片库,不是好莱坞的新片。少一半的流量绝大部分来自于国产的新片,国产电影的片库流量占比很低,这说明优秀的作品太少了。”

  面对院线电影的逐渐式微,加之客户的定制化需求等因素,爱奇艺在2014年提出了网络大电影的概念,“用付费点播模式进行分账”是网大与微电影最核心的区别。随后,优酷和腾讯也跟上网络电影的步伐,网大成为平台在电影上的另一个探索。

  在爱奇艺高级副总裁、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看来,网络大电影的出现,正是电影和互联网进一步融合的标志。“最开始的时候都是一些中小的、没有做过大电影的公司在做网络大电影,现在这样的公司获得经验以后也开始涉足大电影,而很多大公司、大导演也开始尝试网络大电影,我认为这两块领域未来肯定会发生融合。”

  而通过近几年的发展,随着政策监管的力度加大、市场趋向冷静,投机者退场,网络电影也开始向精品化、专业化发展,分账的天花板也从三千万、四千万一直涨至现在的五千万(点此阅读:网大,已经开始比电影赚钱了)。不断刷新纪录的分账金额背后昭示着,网大对平台会员也具备吸引力。而这也将吸引更多创作者和资本进入这一行业——网络电影和电影之间的边界正在逐步消失。

  与此同时,线上版权采买的空间也在拓宽。近年来,优爱腾一直是各类艺术片、颁奖季热门电影最积极的采买者(,很多在院线没有机会上映的好片,都能借助视频平台与观众见面——电影虽然不能成为拉新主力,却依旧是平台留存用户的重要内容。

  除了内容,更明显的融合和改造则发生在线下。互联网票务平台兴起,用户不再需要亲自前往电影院柜台,通过各个在线票务平台就可以实现选座购票,并享受到优惠。尽管影院方面认为这种变化抢夺了其一部分的生意(点此阅读:“复联4”高票价背后,影院正在反击猫淘),但不可忽视的是:正是因为有了网络平台在票补、宣发上的助推,中国电影产业才能在2014年后进入发展的快车道。

  总得来看,从2004年至今的十五年里,互联网和电影这原本看似毫无交集的两个行业,正在走得越来越近、结合得越来越紧密。互联网和电影的不断融合,早已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大趋势。

  不过,随着互联网和电影结合得越来越紧密,传统影视行业的担忧也随之出现:在用户消费时长有限的情况下,互联网平台和内容的崛起,是否会分流用户线下观影的时长,进而影响到影院和片方的票房收入,传统影视公司是否有一天会被完全取代?

  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依据。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第一季度里,全国总票房为186亿元,同比下滑8%;总观影人次为4.79亿人次,同比下滑14.5%;平均上座率为12%,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.65个百分点;自2002年以来,包含春节档的第一季度首次出现票房和观影人次双降。受此影响,包括光线、华谊在内,多家影视公司业绩预告都表明,第一季度净利润将出现较大幅度下滑。

  而比起传统影视行业的挣扎,视频网站发展得则是越来越好。据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发布的最新会员数据显示,这两家平台的付费会员数都已经超过了8000万;而相关数据则指出,2018年网络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00亿,其中付费内容的市场规模已有536亿,和2018年610亿的总票房相差无几——很多从业者相信,2019年网络付费内容的市场规模将超过票房规模。

  一升一降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但传统影视行业和互联网真的就是此消彼长、互不相容的吗?

  作为传统影视行业的老兵,从业超过20年的王中磊并不这么看。尽管日常工作都是在和影院、院线电影打交道,但在遇到一些适合独自观看的电影时,他仍然很乐意选择在家利用互联网观看。“我不认为互联网和电影院是冲突的,相反互联网供了各种可选择的方式,让整个电影行业可以变得更丰富。”

  “最近《复仇者联盟4》预售十分火爆,即使涨价了大家也愿意花钱,说明不是观众不爱去电影院看电影,而是平时内容不够好。我不认为需求会疲软,从来都是供给跟不上。”互联网影企方面,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李捷同样在论坛上表示,观众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不想去电影院,只是市场没有提供符合他们预期的影视内容。

  事实上,当下票房市场所经历的困境,与其说是互联网之罪,不如说是产业的痛点和顽疾——

  由于上游企业对纯票房收入依赖过高,因此只能寄希望于大档期,进而造成大档期影片扎堆、相互分流票房,平时影片空窗期较大、整个大盘表现不佳(点此阅读:不给《新喜剧之王》排片就停影城密钥?春节档竞争乱象持续升级);而影院方面在收入来源单一的同时,同质化现象明显、经营能力有待提升,以至于无法真正留住用户,只能靠在大档期加价等短视行为来牟利以求生存(点此阅读:400块一张票的“复联”,只会让观众远离电影院 猛侃专栏)。

  产业整体盈利结构的不健康,导致了内容供给、观影体验等也无法跟上,再加上人口红利已然消耗殆尽,票房市场增速放缓也是情理之中。龚宇则在论坛上直言:“现在行业如果变成一个健康稳定的、持续的发展模式,是最理想境界。”

  无论从时机还是动机来看,互联网与电影的进一步深度融合,将成为现实。但应该如何达到这样的境界?

  在上游公司的货币化手段上,除了票房,应有更多探索空间。从欧美、日本等国家的经验来看,一部电影在电影院以外的版权收入大概是票房收入的1.8倍,即很多影片超过60%的观影收入不来自于电影院,而是线上或者DVD。但在中国,互联网版权收入仅仅占影视公司总收入的不到20%。

  过去几年里,Netflix是世界范围内尝试纯网络发行最积极的公司,尽管其行为遭到了很多影院的抵制和抗议,但包括阿方索·卡隆、马丁·斯科塞斯在内,还是有越来越多电影人愿意放弃院线票房转而和Netflix合作——更多的资源支持和无法忽视的利润空间,显然是十分重要的推动力。

  因此如果希望和上游之间达成更多良性的合作,而不是单纯的补贴式采买,或者激化成为竞争,互联网公司必须为传统影企提供更多的货币化手段,建立一个良性的产业链和生态系统。对此有从业者告诉毒眸,此前优爱腾正在尝试的单点付费模式等,未来很有可能会使用在更多影片上。此外,如果能利用互联网在大数据、零售渠道上的优势,打开衍生品市场,对上游的盈利模式丰富同样大有裨益。

  一旦上游企业不再依赖于票房这一单一的收入来源,在制片选择、档期排布上则有机会拥有更多的选择,能够有效避免影片扎堆、类型内容同质化等问题。尤其是如果这部分收益能够反哺到上游,甚至能够作用于内容的升级,助推影视公司打造更多有竞争力的内容。

  尽管线上观影能够满足受众便捷、低价等需求,但视听体验、社交需求等,靠小小的手机屏幕却还远远无法实现。因此如果能够“对症下药”,生产更多视听体验、对观影氛围要求较高的电影并将其集中在电影院里,而把一些中小成本的剧情片放在网络端发行,则有机会最大化双方的利益。

  当然,仅仅只是做到这一步并不足以扭转影院在当下产业环境下的劣势。毒眸此前也曾多次提及,影院想要生存下去,差异化的服务、更多的附加价值才是关键。与会嘉宾们普遍认为,未来线下影院的产业模式一定会出现变革,例如会有VR设备或者音效设备的全面升级、具备更多的增值服务。

  而在可能性的探索上,下游和互联网之间也有共振的可能。阿里影业近年来先后推出过凤凰云智系统、阿里鱼等,来对影院的零售渠道、排片模式、衍生品销售等进行辅助和升级。李捷认为,线下市场想要增长,一定要线下体验入口的服务做到极致。“世界上没有什么生意是做不好的,还是不够用心。”

  过去几年间,很多从业者断言现有的电影院模式将会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消失,龚宇坦言他也曾对电影院模式的发展有过疑虑,但今天看来当时的想法纯粹是“对电影行业了解得不够”。“客观现实的方法,应该是我们合作将‘互联网+票房’的收益做到最大化。多一个货币化的渠道,多一个播出渠道,对整个电影院是太好的一件事,我们为什么不朝着共赢的模式去努力,去争取这种机会?”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